兩會之熱點
  為緩解交通擁堵,市政協委員、中國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高級工程師朱良建議,可在車輛上安裝電子標簽,記錄機動車的行駛里程,按擁堵路段和高峰時段的行駛里程來限行。此外,可按家庭融資擁有車輛的數量征收道路擁堵費。
  管
  停車位
  收費usb權:建議收歸政府
  朱良表示,道路停車收費權應收歸政府,委托企業進行停車管理和收費。收費實行收支兩條線,收到的停車費全部進入政府財政賬戶,按照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向停車管理企業支付服務費。扣除支付給企業的服務費之外,所有道路停車收費餘額全部納入政府財政收入,用中古萬利多於交通建設。
  可在官方網站上統一公示所有道路停車收費數據,按照停車的時間和地點,任何人都可以查閱收費情況。即只要在網上輸入停車位的統一編碼、曾經停車的日期和時間,都可以顯示出當時收費的金額整合負債。這樣車主自己可以事後監督交納的停車費是否進入財政賬戶。
  監督權:Ice-O-Matic製冰機雇人專職暗訪
  朱良還表示,要建立道路停車秩序監督員巡查制度。通過雇用專職監督員、聘請志願者擔任兼職監督員等形式,組建停車秩序監督員隊伍。
  可以由監督員對路段進行全天明察暗訪,巡查時看到停車位上有車輛停放,就把停車位編碼和時間記錄下來。事後在官網上驗證,如果這一停車位和時間確實收了費,證明停車管理到位;如果官網上查不到這筆收費,說明停車管理有問題。
  當巡查出的問題較多時,政府就應對停車管理企業進行提醒、處罰,直至終止合同。對監督員巡查成績予以一定獎勵,通過巡查工作督促停車管理企業有效管理停車秩序。
  收
  擁堵費
  按擁有車輛數征收擁堵費
  朱良介紹,按照目前搖號政策,一年大概只有5%的人能中簽,由於北京號牌資源有限,車牌已經成為極端稀缺的資源。機動車擁堵費是一個可以達到精細化設計管理的政策手段。
  對於交通擁堵費,朱良提議設置階梯累進費率,以調節機動車存量。可先制定較高的征收標準,再分別根據不同情況進行減免。這相當於對“背號”現象進行“徵稅”調節,擠出一部分存量,又可避免超越法律上的徵稅權限。按實際繳費標準從低到高,可分五種情況:
  第一種情況夫妻雙方名下只有一輛車的,實行最大幅度減免,即按最低標準繳費。例如,費率可為第二種情況基本費率的一半,甚至可以免費,以體現對家庭用戶的照顧。
  第二種情況一人名下只有一輛車的,實行較大幅度減免。這種情況的費率相當於基本費率。
  第三種情況一人名下有兩輛車的,對每輛車均實行小幅減免。例如,每輛車的費率可比基本費率高一倍,即兩輛車的實際繳費相當於基本費率的4輛車。
  第四種情況對一人名下有三輛車的情況,略有減免。例如,每輛車的費率可以是基本費率的3倍,即三輛車的實際繳費相當於基本費率的9輛車。
  第五種情況對一人名下有至少四輛車的情況,不予減免,按最高限收取。例如,每輛車的費率可以是基本費率的5倍以上。
  此外,朱良建議應設置尾氣排放調節繫數,以限制高排放車輛。在上述階梯費率基礎上,再根據機動車本身尾氣排放情況設定調節繫數。調節繫數原則上與車輛排放污染物的強度成正比,排污越多,繫數越高,對應所需繳納的擁堵費就越高。
  另外,對於車主放棄自己名下車牌的,可以將銷號之前半年或一年之內征收的費用返還給車主,以鼓勵車主將自己不需要的車牌資源交還給社會。
  推
  電子標簽
  電子標簽可記錄行駛里程
  目前執行的限購和限行政策,造成了市民每天接送孩子等方面的一些不便和矛盾,朱良認為,這些政策都屬於粗放型政策,限制行駛里程和出行量,才是更科學的方法。但這有賴於技術手段的提高,需要給每輛車裝上機動車電子標簽或稱機動車電子識別卡,在路網設置檢測裝置,形成一個管理網,記錄機動車的行駛里程。
  朱良介紹,這樣車輛就不必再按尾號限行,而是精確地按擁堵路段和高峰時段的行駛里程來限行。他介紹,重慶已經大規模試行了機動車電子識別卡,技術上現在已經沒有太大障礙。他估算,北京市如推行機動車電子識別卡,可能需斥資幾十億元。可相比治理大氣污染需上千億元的投入,以及交通補貼每年逼近200億元的額度,要低不少。而且限行政策只是個救急的政策,很難想象能幾十年長期執行下去。機動車電子識別卡這種可持續的精細化管理措施推行已經勢在必行。
  不過,此事究竟應由北京市自行推廣,還是讓公安部交管局制定標準並加以大面積推廣,還值得商榷,需要有關部門加快研討。目前朱良認為,機動車電子識別卡今年在京推行的難度,還是偏大的。
  設
  交通護欄
  非機動車道寬度擬規範
  市政協委員、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建築師鄭實觀察到,目前隔離機動車與非機動車的一些交通護欄有些設置不夠合理。簡單來說,受到一些次幹道道路狹窄等因素影響,有些地段護欄右側的非機動車道過於狹窄,有時甚至連一些三輪車通行都存在一定困難,反而把一些非機動車“硬逼”到了機動車道,造成了一定安全隱患。這方面有關部門應該先自行加以調整。
  不過鄭實也帶來了一個好消息,據他介紹,目前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正在編製《城市道路空間規劃設計規範》。這一地方標準一旦出台,將對包括非機動車道寬度等問題作出進一步明確規範,上述有關問題即可得到更好的解決。
  >>對話·鄭曉龍委員談治堵
  井字形交通能減少繞路
  京華時報:對於公共話題,比如北京交通擁堵,您有什麼建議?
  鄭曉龍:北京的交通都是環形交通,環形交通特別不科學,繞,只要繞遠就多占用了公路,多占用一點就造成了道路堵塞。我拍《北京人在紐約》時,對美國的交通做過調查。他們完全是井字形的,井字形就占得特別少,環路就多占。
  京華時報:那對北京收擁堵費怎麼看,您覺得這方法治堵會有效麽?
  鄭曉龍:美國是建立在汽車輪子上的國家,人均汽車占有量比中國還多,他們在城裡的停車費巨貴,那麼車進來的就少了。
  京華時報:除了經濟手段,還有什麼治堵的辦法?
  鄭曉龍:還有一個辦法是把政府、大公司外遷,政府帶頭外遷。大公司外遷,給予政策上的優惠,馬上就嘩嘩跟著去,中心區就會鬆快很多。這都是解決辦法。
  鄭曉龍:中國內地著名導演,代表作《渴望》、《北京人在紐約》、《編輯部的故事》、《金婚》、《後宮甄嬛傳》。
  >>其他關註·大氣污染防治
  強制性條款應有處罰措施
  對於大氣污染防治條例,朱良提出,他發現其中有一些強制性規定,卻沒有對應的處罰條款,這就造成了一種脫節,容易出現形同虛設的問題。對此他已經建議,凡是強制性條款都應有對應的處罰措施。
  京華時報記者趙鵬王碩  (原標題:“機動車按特殊里程限行可治堵”)
創作者介紹

意大利

lr46lrfny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