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年的文人騷客可不是只有一枚章,他們的印章除了有標明身份,賦予書法、畫作所屬權,或者作為簽名履行法律效力以外,還有抒懷、感慨、搞笑的作用。這就是所謂的閑章。比如齊白石就曾經刻了一枚“青藤門下一走狗”的閑章,用謙卑又戲謔的方式表達了對徐渭的敬意。冰心也在晚年請人刻了一枚“老而不死是為賊”給自己打趣。
  竊以為文人畫也有跟閑章差不多的作用。這些文人畫的小幅作品,不炫技求工,當然更不曲意迎合,本著自娛自樂的宗旨卻畫出了最活脫脫的性靈。一說起文人畫,都愛從古董裡面尋找。文人畫是一種風格的概括,並非只有作家、詩人才能畫的。現在的新文人畫也有趣、有品,通俗來說,就是水墨版的心情簽名檔,或者說得更具形象的現代閑章。
  文人閑趣也成畫
  文人畫也稱“士夫畫”,由北宋蘇軾提出。泛指中國封建社會中文人、士大夫所作之畫,以別於民間畫工和宮廷畫院職業畫家的繪畫。追根溯源唐代王維可以說是文人畫的創始者。近代陳衡恪則認為“文人畫有四個要素:人品、學問、才情和思想,具此四者,乃能完善。”它不與中國畫三門:山水、花鳥、人物併列,而是標榜“士氣”、“逸品”,崇尚品藻,講求筆墨情趣,強調神韻,文學、書法修養和畫中意境並重,集文學、書法、繪畫及篆刻藝術為一體,是一種綜合藝術。
  陳衡恪解釋文人畫時講“不在畫里考究藝術上功夫,必須在畫外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。”文人畫的畫已經不僅僅是圖,更多了文學內涵,哲學思辨,和情感表達。
  文人畫尤其和書法的關係密切。書法中的點、線和筆畫間組合不但是構成藝術形象的基本元素,而且是重要的、具有獨立審美價值的欣賞對象。運筆的疾徐輕重,點線的疏密粗細所形成的特有的節奏和韻律,要能體現出畫家創作過程中特有的心態、氣質和個性,不但字要好,寫的內容更要妙。正所謂“援詩入畫,然後趣由筆生,法隨意轉,言不必宮商而邱山皆韻,義不必比興而草木成吟。”
  新文人畫的趣味和不裝
  說了半天,文人畫不過四個字———“有趣”、“不裝”,只為自己畫。怎麼好玩怎麼畫。怎麼合自己心意怎麼畫。如果說當年鄭板橋畫墨竹淋漓盡致,一掃館閣體的媚態,加之六分半書,怪異得別具一格。但如果到現在,文人還是畫那麼兩筆花鳥,那文人畫就又成了一種制式,違背了這一藝術形式的初衷。
  國畫家林於思本來就是個不喜歡“走老路、畫老畫”的人。“我也能就畫點工筆,等著退休,但是那有什麼意思呢?”他畫過對於唐詩的誤解,巨幅國畫中出現了大型斑馬和呼嘯而過的飛機。就如同“現代意象能不能入舊體詩”的命題曾經被熱議一樣,國畫能不能畫飛機呢?畫家本人明顯沒覺得這還需要討論,畫里依然有拿著煙花的黑熊,在山間跳繩的鍋蓋頭小人。而且不違和,還很美。
  前段時間,林於思開始畫觀音,畫達摩。恰逢前兩日多雨,所有人都在咒罵鬼天氣,那何不索性也讓達摩來罵一罵呢?於是乎第一幅《破天氣圖》就誕生了。
  畫中達摩依舊是白衣光頭絡腮鬍子的傳統形象,但不同的是手裡捉了一隻黑貓,手做捻搓狀。表情更逗,白眼球多黑眼珠縮成一個點,眉毛掛成一個“八”,又氣又無奈。再看配的文字更是要笑出聲來:“這破天氣呀,連跳蚤的皮都泡軟了。捏一下:撲剌,而不是:啪噠。”這一張畫一放到朋友圈立刻引起眾人大贊,別看是張小畫,卻比大作品的反響還大。“破天氣”之後《誰都有青春圖》等一系列以喜感達摩為主人公的作品問世。調侃戲謔,達摩不再面壁、低眉,而是有了人性,有了七情,而畫家也不再讓人覺得必須難懂,必須晦澀,不然就是膚淺。幾張小畫就如簽名檔一樣,畫出當下,畫出閑情和閑愁。
  林於思自己把這一系列作品定義為《新文人畫》。“文人畫很多人認為就是那兩筆花鳥,其實我覺得關鍵是那兩句話。核心就在那呢,你要表達的,你的性格,你的近況,你的狀態全都靠這裡來呈現。”既然古代文人要用文人畫來直抒胸臆,為什麼現代畫家不能用新文人畫來猛戳笑點呢?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遠
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  作品SHOW
  《好悶啊圖》 林於思坦言,這是該系列中個人最愛的一幅。寥寥數筆,一個閑極無聊鬥蟋蟀的達摩就躍然紙上。“說是好悶啊,但其實並不是百無聊賴,還是有事做。但是就算有事做,但卻還是覺得悶。這是現在很多人的感覺。”
  《好喜歡啊圖》破牆上,掛著一張蒙克的《吶喊》。達摩用小孩想要個念叨了好久的玩具的表情看著它,十指交叉拳於胸前,垂涎得只差沒有流口水,滿臉寫著四個字———“好喜歡啊”。
  《誰都有青春圖》 達摩的形象一經定格就從來沒有青春過。當然成了神的也早跟我們凡人不一樣了,哪有什麼衰老?沒有衰老就自然沒有青春了。但是這張圖上,達摩卻在斜著眼睛對著鏡子擠青春痘。是啊,誰都有青春。  (原標題:新文人畫 水墨版心情簽名檔)
創作者介紹

意大利

lr46lrfny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